散文诗专栏

  • 白发如雪,老矣却还牵

    谁轻抚了你的长发,你竟在月夜中挽髻插簪。谁轻抚了你的脸颊,你竟在冷风中打粉补妆。一个轻巧的青春身影,镜中依然泪眼凝重,只怪岁月的轻浮,调戏了正当华年,留下一曲悲

    散文诗专栏2022-03-302
  • 只影残伤落寞荒年,独舞着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文/诺雪桐雨轻撩一缕烟波,嫣然江舟摆,凌晨微步独行在烟雨江畔,一寸柔情,一丝柳,飘落的飞絮怀揣着浪漫的思绪处处惹尘埃,零星散落,渐行渐远在江南云烟深处。断魂千里,

    散文诗专栏2022-03-304
  • 微笑,是一抹暖阳

    许久之前,我被人称为苦瓜脸,因为总是哭丧着脸,因为总觉得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见人见事,只是寒暄几句,没有说笑,更没有开怀。人生或许总是一个让人变成截然相反的人

    散文诗专栏2022-03-302
  • 【海棠依旧】天青色小雨落下.丝丝牵挂划过油纸伞

    【海棠依旧】文/刀锋秀才天青色小雨落下丝丝牵挂划过油纸伞前世三千烟雨痴缠今生重现海棠花前海棠打开心型的蕾抖落一片爱的语言一如邻家女孩卷着初涉红尘懵懂的情怀惊鸿一瞥

    散文诗专栏2022-01-154
  • 【时间会为你疗伤】

    【时间会为你疗伤】文/朔枫疲惫是一张火车票在伤心的站台穿梭仰慕于风景的魅惑却徒劳了远行的背影行云流水的点滴布满破碎的处女地目光盼归的城市裂开流泪的口子我不得不走出

    散文诗专栏2022-01-151
  • 把灯光关在门外

    小时候,家里很穷,平时根本用不起电,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用上几天。那个刻骨铭心的年代,要是平时能有几次来电的机会都会乐得蹦高。没有电的日子,就只能靠点煤油灯来照

    散文诗专栏2022-01-082
  • 三 生 三 世 乌 江 情

    三 生 三 世 乌 江 情文/ 曾立红(贵州)佛说,缘是劫来,劫为缘。每段情事后都有纠缠三世的劫与缘。第一世我曾是乌江峡谷一尾修行千年的青鲢,每日凌波而舞纵情于山水之间,霓

    散文诗专栏2021-12-312
  • 初冬里的拷问|早冬的清晨,寂静安谧

    初冬里的拷问作者|风信子早冬的清晨,寂静安谧,冷峻的风,无情吹落那树的叶,初升的太阳,映亮干枝的树。远处的枫叶红艳,为逝去的季节,作最后的送别。听风的歌唱,是为

    散文诗专栏2021-12-092
  • 莫让异地恋变成悲剧

    在当今社会上,我们很多人因为工作、求学等原因被迫与自己心爱的另一半变成了山水千里相隔的苦命鸳鸯。虽然他们每天都会给对方打电话、发短信,但是都不能完全表达对一个人

    散文诗专栏2021-10-141
  • 最受不了被在乎之人忽略的星座

    的身边总有在乎自己的人,自然也少不了自己在乎的人。可是,并不是自己越在意别人,对方就能同样的关心自己,反而很容易被别人怠慢甚至是直接无视。让我们看看十二星座中那

    散文诗专栏2021-10-142
  • 1
  • 2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