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忆芳雪

笔名抒情散文2022-03-30 23:03:3014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在看雪的时候,脑海里想到的却是远古的歌曲。古人是多情的,感性的,是为思念美幻的先祖。

自古以来,人们把思念托化为物,万物皆由此而情意缠绵。思念寄风,吹化寒士之人;思念慰月,抚了羁旅之苦;思念似沙,掩了大好疆土。思念似剪西烛,听夜夜雨声,也是愁;思念是芙蓉面,红了秋阶,白了梨花园;思念又成谁家的绿桥天,惊鸿照影,终不见。梅花芳雪,折了一枝,摇送驿江边。这些情,难解;这些思念,亦亘古不变。

不欢这寒冷的季节,却喜这季节别样的风景流年。紧密的冬日小精灵们丝毫不惧寒冷,她们也当真是调皮怜爱。农村里多见的麻雀小啾啾,在砍好的柴枝间,跳跃。跃上了柿子树枝头,却因不敌小精灵们,又慌乱的跳到了地面,一会儿叽叽,一会儿喳喳,一会儿又叽叽喳喳,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听不懂啊!一半恼恨一半无赖,无奈有趣极了。

空旷的大地,飞扬着雪,纷落着花,远远望去,似是花雨一般,觉得温和安暖。今日的雪,此刻的人,又不复从前!

犹记去年寒冬日,亲朋俱在,欢笑依然。当时的我,还是嬉笑玩耍的少年,同伴的人儿,还是有着可爱的笑脸,家人还是碰杯话从前。料想今日,却是巨变。笑,被黑夜笼罩;人,皆是各走一边;说起从前,竟无语再言;而我,也沉默着画了一朵睡莲,任火苗燃成灰烬,不喜,不忧。没了执念,可怜。

要说什么样的人最让我感到可怕,我会说是放弃感情的人。他们封闭了情感,只是一如既往地过活,表面上他们没有任何异样,实际上他们只是一个空壳了。可怕,是讲他们的所作所为,更是常见的没有半点奇特,却深深刺痛了我的心。人,麻木了,才是悲剧不断上演的根源。

我,已经不能单纯了。长大,在所难免。

昨日的大喜大悲,来得突然,来得猛烈,来得不欢而散。就好似这一场雪,可能持续了几天,可最终会消散。来了,会去,去了,又回,回了,再去……循环中,等待的归处,思念的归人少了,少了。

那我,就会问,这天地间,是否有一处永为我等待,永有人存在的归依。这样的想法,又天真了,疯狂极了,亦自私落寞了。

这世间惟一看似不变的,是万物的轮回再现。花开花谢,草荣草枯,只是今时花开不出昨日艳,今日草鲜不出昨时绿。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古人之思,非今时人所及。

雪天,撑伞也好,徒手游走也罢。趁着此刻,还有心,还有情,去尽情一些吧!那条没有尽头的路,终要有人走的。既然要走,就浪漫些走,就诗情画意地走。纷扬的雪花为你开路,田地里嫩绿的麦苗点缀了这一季的光华,河丛旁,三三两两的树木,屹立着,彰显着最初的模样,远处的房舍,就是你即将拜访的对象……

你慢慢地走,雪静静地下,没什么不舍,就这样吧!

我在流年忆起芳雪,谁在暗处绽放着一朵雪华。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内蒙古的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武汉专业看癫痫病医院在哪